火鶴花

火鶴花學名Anthurium andraeanum),又名紅掌花燭安祖花。屬天南星科花燭屬。有佛焰花序,葉形苞片,常見的苞片顏色有紅、粉紅、白等,有其花落時也可觀葉。可用播種、分株等法繁殖。

粉紅色火鶴花亦稱為粉掌。粉掌較紅掌難以培養。一般要求粉掌生存溫度不低於12度,紅掌溫度不低於10度。每周要求澆兩次水,同時避免強烈的陽光直射。

火鶴花為天南星科(Araceae)佛焰芋屬(Anthurium)植物。火鶴花之佛焰苞大,肉穗花序筆直,適合做切花,花朵明豔亮麗,又富變化,輕 巧而耐運輸,瓶插壽命又長,終年均可生產是極具潛力的花卉作物。近年來園藝栽培技術的進步,生產火鶴花使用人工栽培介質,謹慎管理可防患線蟲及其他的病蟲害。本省目前栽培分佈在南部與中部地區,生產技術已具外銷水準。

火鶴花原產於哥倫比亞,為多年生的草本植物,一年四季均可開花,在台灣埔里夏季較利於生長,產量較高,冬季溫度較低,產量較少。但高屏地區則相反,夏天太熱產量低,品質不佳,冬天氣候適宜,產量高。其開花習性是每一朵花從葉腋中抽出花梗,葉片寬大雖利於製造 養分,但也亦遭病蟲害侵襲,更易受環境影響。

火鶴花原生在熱帶雨林的樹蔭下,根部帶氣生性,栽培介質的選擇以排水通氣性良好、保肥力佳的材料為佳,國外常使用木塊、樹皮、芋頭皮、蛇木屑、火山岩石,國內花農則多用椰子殼、草木灰、碎磚塊、珍珠石、泥炭土混合使用。

火鶴花的生長適合溫度約為日溫25-30℃,夜溫則不低於18℃,栽培時必須給與適當遮蔭,遮光程度視品種、株齡及栽培場地的氣候而有所差異,光照太強植株生育受阻,光照太少則花苞無法順利形成。

火鶴花的分類

火鶴花是原生於中南美洲的天南星科多年生之草本花卉,基本上可分為4個族群,分別是A. andraeanum栽培種(即目前切花栽培的主要品種來源)、A. andraeanum與A. andreacola(矮生品種)的雜交種、A. scherzeranum(紅苞芋等)及一些觀葉觀果的品種。

A. andraeanum及其雜交種,通常植株較為開張,植株大,且花型較大,經常作為切花生產,但其中某些品種也適合作為盆花生產,基本的花色有白色、粉紅色、紅色、桔紅色及綠色等。A. andreacola栽培種與A. andraeanum比較,植株相對的較為中、小型,具有完全或部份短簇的節間叢生性強,花也相對較小但花數較多。Andracola的葉片較薄,且葉色暗綠,對病害有較高的耐抗性,其基本的花色有白色、粉紅色、紅色及紫色等。

A. scherzeranum(紅苞芋)是最早作為盆花生產的火鶴花品種,植株矮小緊湊,基本的花色包括有白色(通常具有斑點)、粉紅色及紅色等。其它觀葉觀果的品種則包括水晶花燭、明脈花燭、掌葉花燭、浪葉花燭、觀果火鶴等。

在園藝分類上火鶴花(A. andraeanum)依花型可以分為標準型、魔鬼型 (Obake雙色系)、蝴蝶型及鬱金香型。標準型如Tropical、Marian Seefurth 、Neta、Acropolis等主要切花品種,魔鬼型如Paradiso、Fantasia等,蝴蝶型如Butterny,鬱金香型如Calypso等。

若以花色作為區分,火鶴花可區分為紅、橙、粉紅、珊瑚粉及白色等五種基本色系,但最近幾年一些比較稀有的顏色如紫色、綠色、淡紫色花品種也逐漸被選育出來,未來在新花色、新花型甚至香味品種的推出都是可以期待的。

火鶴花的植株型態與生育模式

火鶴花是著生型之草本植物,具有氣生的鬚根,革質的單葉螺旋排列在短縮的莖上,而其所謂的"花"。則由花梗 、苞片及肉穗花序所組成;A. andraeanum具些微的蔓生性,能以氣根固著;A. scherzerIanum則具有基部多莖短簇的特性。

A. andraeanum的主莖依營養狀態、環境、品種的不同,每年可長出3-8片葉片,植株基部的側芽可形成吸芽,吸芽的形成能力因栽培環境與品種而異。

火鶴花進入成年期後,依循一葉一花的發育模式生長,在花芽發育初期曾有一段休眠期,而後再繼續發育,休眠期間則因品種及栽培環境而異,一般在低溫及低光下所須時間較長。在花芽發育的過程中若遇到不適當的環境逆境,則會導致花芽的畸型或停止生長。

火鶴花的種苗繁殖

火鶴花的繁殖方式有種子繁殖、分株繁殖、截頂切斷、莖節切段及組織培養等,而商業生產上則以組織培養的方式為主。

  • 種子繁殖:火鶴花的肉穗上著生了200-300朵小花,每朵花上著生四個雄蕊及一個二心皮的子房,在成熟的過程中雌蕊早雄蕊約7天成熟;火鶴花從授粉後到種子成熟,平均約須6-7個月,播種後需經2-3年的營養生長期,才會開花。由於火鶴花的異質性相當高,因此種子繁殖僅在進行品種改良時才會採用。
  • 分株繁殖:在自然狀態下火鶴花會自植株基部產生吸芽,吸芽發生的能力因品種及栽培環境而異,通常在較高光度下會誘導吸芽的形成。當吸芽發育到5公分以上並已具有2-3條發育正常的根時即可分株移植培育為新的幼苗。
  • 截頂切斷:利用老株(或植株)伸長的莖頂作為繁殖的材料,可在短期內獲得較大的植株,惟須注意切取之部位帶有發育良好的根部。
  • 莖節切段:利用去頂後的老莖,切取帶有的根部部位,切段放置於濕潤的介質內促使發根及萌芽,利用此一方式獲得開花株所須之時問較長。
  • 組織培養:商業生產上經常採用植株的幼嫩葉片進行組織培養,在誘發不定芽後增殖,再移入發根培養基中讓組培苗發根後供馴化為小苗,經由組織培養得來的種苗可確保不帶有大部份的病害病源,但對毒素病及細菌性葉枯病仍需進一步之檢定。火鶴花的種苗來源主要來自組織培養的種苗,這些經過檢定 (組培苗仍有可能帶有葉枯病病原)的組培苗在馴化的過程中若能以乾淨的無土介質,培養在隔離離地的高床上,在正常管理下應可確保種苗不帶有病蟲害;健康之火鶴花種苗可以有效避免危禁害蟲及細菌性葉枯病在田區間的傳播。

火鶴花的栽培管理

苗圃的規畫與設計

火鶴花是長期作物,種苗種植後整個商業生產周期約5-6年更新一次,初期栽培設施的設計會影響到後期植株的生育及管理,理想的園區規畫可節省栽培管理的人工成本並有效提生生產效率及收益。
由於火鶴花的自然特性,維持低光高溼的環境是栽培成功與否的第一要務,而在台灣夏季高溫多溼且又有颱風侵襲的考慮下,穩固的遮陰棚架及灌溉設施定必備的條件,如經費許可,其它如防雨、通風及水質改善等設施也能有效改善植株的生育並提高切花的品質。

設施下的地面整理:
苗圃地面整平後以三分碎石或雜草抑制席鋪設於上面可以防止雜草的叢生,也可避免土傳病害病原菌的傳播及重要土壤害蟲的為害,尤其是在簡易遮光棚架下,有效的隔離土壤能避免雨水噴濺上面傳播病害。

植床的設置:
植床的設置因苗圃面積大小,除考慮栽培的密度外,對於栽培管理時所需之作業走道也應一併規畫,如是否允許農機作業或設置工作軌道等。
目前的植床規劃是以床寬120公分、高25-30公分,植床間隔30公分較為理想,至於長度則隨整體園區的規劃而異。
盆植也是火鶴花栽培的另一種方式,將火鶴花苗種植在七吋以上的花盆後,再分區排列於田區內,盆植可節省一半以上的介質成本,但相對的增加花盆及種植的人工成本,且植株根部受限於有限容器內,對水份及養份的管理要更為注意。
在荷蘭的精密溫室環境下,其栽培業者也採用連續W型槽的方式種植,其最大優點是可以節省將近一半的介質成本,但在產效益及設施成本仍有待進一步探討。

栽培與管理:

溫度:
栽培環境的氣候條件對火鶴花之生長與發育、切花產量、品質之影響很大,由其是溫度。溫度影響花芽的休眠及花朵發育、花軸的伸長,花型、花色及大小表現也會因溫度的高低而有所差異,最明顯可見的現象即是肉穗顏色的差異。
一般而言其生長最好的溫度條件是日溫在25-32℃,夜溫21-24℃的環境下,當溫度超過35℃時,會造成葉燒、苞片退色並降低花朵壽命的現象。火鶴花對霜害或寒害的反應是相當敏感的,大部份品種在18℃以下即會引起寒害,產量降低,苞片變型的現象;當夜溫低於15℃時,大部份品種會發生凍傷出現新葉皺縮、葉梗出現斑點,苞片嚴重畸形,並造成下位葉的黃化的病癥。
溫度對火鶴栽培造成的主要問題是消蕾的現象,一些研究指出在高於30℃或低於15℃的溫度逆境下都有可能造成火鶴花俏蕾,高溫使火鶴花的苞片變長,低溫時則較圓,而花苞露出至成熟所需時間也以高溫時較快。荷蘭的研究則指出低夜溫可促進花朵的發育。

光線:
光度影響葉片的大小及葉柄、花梗長度,但花與葉的發育天數不受光度的影響。就原生習性而言,火鶴花屬於陰性植物,太強的光線對生長與發育有不良影響,但品種間仍有差異存在。一般而言適度的遮蔭,植株的葉面積大、葉片數多、葉色深綠,切花品質及產量也較高。通常大部份的火鶴花栽培在光度15000-25000燭光的環境下生長良好,當光度高於25000燭光時,會促進側芽的產生,但同時會造成花和葉片的褪色,但過低的光度也會造成消蕾的現象,尤其是在高溫環境下會更嚴重。
生產上盆花業者可以利用光度誘導側芽發生的特性,在培育的早期利用高光度環境來促進側芽的產生,爾後再將植株移入低光度環境下來改善花和葉的品質,以生產高品質的盆花。
在台灣的自然環境下,周年的光度都還高於火鶴花生長之最適光度,適度的遮蔭足栽培火鶴花所必須的。以南部地區而言,冬、夏季間之日射量差異大,必需有雙層遮蔭網來調節光度,上層採80%固定式遮蔭網,下層採50-60%活動式遮蔭網,並於冬季或夏季陰天時收捲。中部地區由於日射量的變化不像南部劇烈,通常周年以單層80%遮蔭網遮光即可。

栽培介質的選擇:
理想的火鶴花介質pH在5.2~6.2之間,最適合之pH值為5.7。火鶴花對鹽類的反應較為敏感,對植株生育及切花產量而言理想的介質EC值約在0.6-1.2Ds M-l之間,產量及生長速率隨著EC值的提升而降低,且會抑制植株對Ca-Mg-Cl的吸收但卻促進植株對K、Mn肥的吸收。
在物理性狀上良好的火鶴花介質必須是透氣性良好,排水及排水性良好,能有效保持水份及肥份,不易腐爛或崩解,並有足夠之空氣孔隙,且能穩固的支撐植株。
本省業者曾經使用在火鶴花栽培的介質種類相當多,如樹皮、蛇木屑、稻殼、蔗渣、玉米碎軸、薏芢殼、刨木屑等有機介質,並大多直接接觸或與土壤混合,使得病蟲害不易控制,介質之理化性狀不易控制且不穩定,另方面這些介質在發酵分解後釋出之物質如木質素等地容易造成根部的腐爛。目前在荷蘭已多採用插花海綿(Oasis),椰塊等作為主要之栽培介質,雖然這些介質的成本較高,但在栽培過程不易崩解,較不需要另行添加介質,可節省部份之人工成本。至於本省業者目前使用狀況較好的是椰纖(Ec:1.2ds/m,pH:5.5)加保綠人造土,植株的生育情形及病蟲害管理較佳。在選擇椰纖為主要介質時應注意不同產區之椰纖其EC值之差異,一些研究報告指出因產地間之差異,椰纖之EC值可能在1.2-2.8之間,使用時不可不慎。
若考量介質成本選用一些低價之本土介質時,對於介質之理化性狀必須先有所了解,選擇適當之介質種類使用。

栽培密度:
所謂的植栽密度則是指在單位面積內所種植的植株數目,火鶴花切花栽培之生產量與植栽密度息息相關;適度的栽培密度,可以提高植株的切花產量,在本省的業者通常採用行株距30x30cm的栽培密度。在決定適當的栽培密度時應考慮的因素包括:品種特性、花朵大小、設施環境、植株生長勢及管理等。
(1).  品種特性:品種的特性是決定栽培密度的主要考慮因子,葉片較小的品種,在單位面積內能種植的株數相對較高。而葉片生長的角度也會影響栽培密度,葉片與葉柄角度較大(葉片呈水平延伸型)的品種,所需之生長空間較大,故栽培密度不能太高;而葉片角度較小(垂直延伸型)的品種,所需之生長空間自然較小,其栽培密度也可適度的提高,但如果所選擇的品種,葉柄容易有彎曲的現象產生,則太高的栽培密度也是不適當的。值的注意的是對於一些在光線不足情形下容易造成花芽消蕾的品種而言,保持適度的生長空間是相當重要。
(2).  花朵大小:當您新選定一個品種栽培時,首先必需去嘗試了解這個品種在不同栽培密度狀況下,花朵大小的變化程度。一般而言,在高密度下花朵會偏小,因此在決定栽培密度時必需考慮您所希望的切花大小,並進行一段時間的了解與調查,才能契合切花生產規格之需求。
(3).  設施內的光線強度:在荷蘭的生產環境下,如遇光線不足,常會限制了火鶴花的生長,因此在設施下如能適度的提供光源,也能相對的提高栽培密度。但在台灣的生長環境下,周年的光強度,都超過火鶴花所需的最適範圍,故反而應配合遮光的狀態調整栽培密度。
(4).  操作空門:在單位面積上有太多的植株,代表著所留下的操作空間如走道變小了,對植株的修剪管理等作業也相對的較為困難,工作效率也隨之降低,因此在產量與相對增加的人力成本間如何取得平衡,也必須加以考慮。
(5).  側芽的形成:如果您所選擇的品種,很容易形成側芽,則可以利用這些側芽作為種苗的來源,並節省種苗費用,但從種苗種植至切花生產期間,也會延遲12-18個月。
(6).  植株生長勢的衰退:在密植狀態下單位面積的總產量提高,但單株產量則相對的降低,密植造成植株間的競爭,使產量降低,其影響程度因品種而有很大的差異,密植不代表一定會提高單位面積產量,適度的栽培密度才能有效提高單位面積產量。

水份與肥料管理:

灌溉與相對濕度之維持:
火鶴花的生育需要通風而高濕的環境,理想的相對濕度在80-85%之間,幼苗移植時則控制在85-90%。相對濕度的控制並不容易,通長多以空中噴霧或噴灌的方式維持園區的相對濕度。如在夏天高溫期如相對濕度低於80%會容易出現畸形花、苞片不平整等現象。
火鶴花的灌溉可採用葉面上或下的噴灌、滴灌等方式,葉面上方噴霧方式對濕度的保特較好,但對病源傳播的機率也相對較高;葉面下噴灌需注意噴灌壓力的調整,由其在幼苗期植株頂芽高度低於噴灌頭時容易對新葉或花芽造成傷害。
滴灌給水方式可以保持葉面或苞片不沾水,在本省水質普遍不佳的環境下。可以減少苞片表面的水漬,提高切花品質,但卻不利於相對濕度的維持。適度的給水可以維持火鶴花的基本生育,對根部造成傷害並發生下位葉黃化的現象。
火鶴花對淝料的需求並不是很高,但定期施肥對火鶴花盆花或切花生產都是相當重要的,尤其火鶴花植株對鎂肥的需求,通常都高於其他的觀葉植物,特別是在溫暖的氣候環境下,因為栽培期間長,更應特別注意鎂肥的均衡供應。
施肥方式有兩種如使用顆粒狀的緩效性肥料配合葉面施肥,另外一種則採用液肥,隨灌溉系統噴施。在施肥方面通常建議施用P:N:K=1:1:1的完全肥料,但應避免高氮肥的施用,特別是栽培幼苗時應更為注意。
定期供應液體肥料時氮肥濃度不要超過250ppm的濃度為宜,偶爾供應高達400ppm的氮肥,植株尚能忍受,但在此一狀況下,需要配合以不含肥料的灌溉水輪流使用。一些試驗報告指出若經常施用300-400ppm的氮肥,會造成火鶴花植株生育緩慢,花色變淡,並使葉片變厚或畸型。施用液肥時應於施肥後以灌慨水短暫噴施,以避免肥料留存於葉面造成局部發生灰色木栓化的斑點。
N、K肥的缺乏導致產量偏低、莖短花小,而缺K則使葉片黃化、根尖死亡。
適度的施用N、K肥能增加切花產量,由其在低N高K時效果更為明顯,但過高的N肥反而可能降低切花產量。N、K肥的施用能有效增加花朵大小及花莖的長度,當葉片內N濃度1.59%-1.87%、K濃度2.07%-2.20%範圍時切花產量及花朵大小最佳,但P肥的影響較小。
佛燄苞片之褪色是鈣缺乏所造成的現象,正常植株葉片內鈣的臨界濃度為0.44%-0.55%,苞片內鈣的臨界濃度為0.14%-0.16%,因此適度的施用鈣肥能有效的減少苞片褪色的現象。

葉片的維特與除葉處理:
火鶴花的生育依循著一葉一花的生長模式,在周年內能生產多少切花有賴全年的葉片發育數決定,在正常的狀況下能量與光照之因素會影響葉片的發育,進而影響花芽的發育,這些因素在栽培管理時也應一併考慮。

能量的平衡:
傳統上葉片是製造養份提供植株其他部位如:根、莖、葉、花等繼續生長的主要工廠,理想的葉片密度是讓每一片葉片均能接受到足夠的光線,並充份的提供自己所需的能量。如果葉片密度過於緊湊,一部份的葉片勢必無法提供足夠的能量維持本身的平衡,而必須仰賴其他葉片的能量支援,這將造成植株面的能量平衡,並降低切花的生產,因此當光線是造成植株生長的限制因子時,如何維持適度的葉片密度是相當重要的。
在光照不足的環境下,過多的葉片會增加花芽消蕾的比例,因為植株製造的養份不足以提供花芽的發育;此外高溫也是造成花芽消蕾的主要因素,因為高溫使植株的呼吸率提高,並消耗植株的能量,因此在光線不足高溫的環境下,對火鶴花的花芽發育是最不利的環境。

除葉處埋的影響:
(1).  避免花莖的扭曲:當植株葉片過多時,經常會增加火鶴花莖的扭曲,尤其是一些比較容易倒伏或扭曲的品種,除葉處理有助於維持莖的直立,提高切花的品質。
(2).  促進側芽的形成:對火鶴花而言,基部芽在適度的光照下有助於側芽的形成,除葉處理可以讓更多的光線到達植株的基部,並促使側芽的產生。
(3).  人工成本的影響:經由除葉虛理,也可以降低其它田間管理(如採收及病蟲害管理)的人工成本,在開放(或較大)的植株空間中,可以提高切葉或切花的工作速度,同時在增加植株問的空隙後,也可減少採收時對切花或切葉的傷害。
(4).  提高切葉品質:葉片在植株上保留的期間愈長,葉片黃化的機會就愈高,因此適當的除葉,作為切葉販售,可以提高切葉的品質,並適度的維持植株生育。

除葉的標準:
理想上應在植株上保有多少葉片,目前並無法給栽培者一個明確的建議,因為影響植株生育的因子複雜,最重要的因子如對火鶴花植株最有利的光量、溫度範圍,每平方公尺的栽培株數及葉片大小等都因品種而有所不同。以荷蘭的切花生產為例,對"Tropical"品種的除葉建議是在每平方公尺12株的栽培密度下,植株只保留一片生長完全的成熟葉片和一片新發育且已完全開展的新葉,即可維持基本切花生產之所需能量,在此一狀況下約每四星期即需剪除老葉一次 。在台灣的生長環境下Tropical留3心片成熟葉對切花產量、花朵與葉片大小均無明顯差異。
除葉處理除了有上述的一些優點外,同時也會伴隨造成栽培上的另一些負面影響,如雜草的發生。因為除葉後使光線更能透過植株到達上面,使得雜草更容易產生,因此你必須更注意除草作業。
另一方面如果讓植株葉片保持在理想葉數時,可能會讓植株經常保持在無遮蓋的狀態下,此一狀況並不利於植株周圍微氣候的維持,植株用來維持蒸散作用的葉面積也明顯較少,同時也會降低植株對栽培環境發生巨烈變動時的調節能力,這是進行除葉處理時應該特別注意的。

病蟲害管埋:
火鶴花在培育期間,平時即應注意避免蹣類、蝸牛、蛞蝓、白蠅或其他蛾類的侵害,尤其是蛾類幼蟲和蝸牛等常侵食新生的葉片,而且很難在短期間內完全清除。農藥處理對蟲害的防治是相當有效的,但火鶴花對部份的殺蟲劑容易產生藥害,因此應避免在植株處於逆境環境時(植株相對弱勢時)噴施殺蟲劑。
對細菌性葉枯病(Xanthomonas campestris)而言,火鶴花栽培種(A. anthurIum)是較感病的品種,初期很明顯的會在葉片邊緣產生水浸狀之壞蛆病癥,並導致全株罹病死亡。葉枯病的病源菌會隨著田間多餘的水、噴濺的雨水或鄰近植株葉片的磨擦及修剪器具等傳播,且目前還沒有有效的化學藥劑可以防治,因此對一些易感病的品種最好能在防雨設施下以滴灌方式栽培,以避免病源的傳播。
其他如炭疽病、根腐病的防治也應注意。
Andreacola栽培種通常對細菌性葉枯病具有較高的耐抗性 ,但對疫病(phytophthora)、立枯絲核菌(rhizoctonia)、腐霉病(pythium)則較為感病,幸而目前的一些殺菌劑對這些病害尚能有效的進行防治。
針對病害的防治目標,在田間操作上最好將盆栽遠離地面栽培,避免病源菌的噴濺,加強園區的通風,並避免在夜間自植株上方澆水。

切花採收與分級包裝:
火鶴花的採收取決於花梗的硬度及肉穗顏色的轉變,通常以2/3-3/4的肉穗轉色為最適採收期,太早或太晚採收都會影響瓶插壽命及觀賞品質。一般切花採收後應立即投入水中至少吸水30分鐘,然後於花梗基部插入裝有清水或保鮮液之保鮮管,而後置入紙盒裝箱。如需短暫儲藏應維持在90%以上相對濕度下,溫度不得低於12.8℃,以避免寒害。
台北濱江花市對火鶴花的分級標準,依切花品質分為A、B二級。A級花必須苞片花型完整其品種特性,花色鮮明帶光澤、成熟度佳,苞片花蕊之花序至少2/3轉色,無折損、水、凍傷、褪色、變形、病蟲或藥害,且花莖堅實長直,粗細一致,具軔性,彎曲小於15度無焦傷。B級花除尚具裝飾觀賞價值,成熟度較硬或開,且無嚴重折損、水、凍傷、褪色、變形、病蟲或藥害,花莖彎度可大於15度,無嚴重焦傷。

細菌性葉枯病

談到火鶴花病害,部份的農民常會問:到底疫病是不是就是所謂的葉枯病 ? 很多人誤將葉枯病稱為疫病,其實疫病與葉枯病是截然不同的,防治方法當然也不同,若是鑑定錯誤,將導致防治方法錯誤或用藥錯誤,因而延緩防治時機,不但浪費人力及財力,也使得病害更加嚴重;目前火鶴花上已知的病害包括真菌性病害,病毒病害、線蟲及細菌性病害,而真菌性病害包括疫病、炭疽病及根腐病,細菌性病害包括葉枯病及萎凋病,其中由 Pseudomonas solanacearum 引起的萎凋病除在臺灣發現外,世界上其他種植火鶴花的地區,很少發現萎凋病,而且此病僅在 1991 年時發生於埔里及后里各一火鶴花園圃,之後未在任何地方發現萎凋病;在這些病害中細菌性葉枯病 (bacterial blight of anthurium) 可說是火鶴花的頭號殺手,只要曾種過火鶴花的人,大概都知道栽培火鶴容易碰到此問題,但有些人仍不知道此問題的來龍去脈,更不知道細菌性葉枯病差點毀了夏威夷的火鶴花產業,因此有必要先來談談病害的歷史,可幫助想種火鶴花或已種火鶴花的花農了解自己可能會碰到或已碰到的是什麼樣的病害。

病害史:
此病害最早記載於 1939 年,是在美國的紐澤西州的黛粉葉 (Dieffenbachia spp.)上發現,僅造成葉斑,當時只知道此病原菌會感染觀葉植物,病原菌經鑑定後,命名為 Xanthomonas campestris pv. dieffenbachiae,之後,於 1960 年在巴西種植的火鶴上發現葉枯病 (bacterial blight of anthurium),1972 年在夏威夷的 Kauai 島種植的火鶴花發現此病害,1979 年在夏威夷 Oahu 島栽培的火鶴花上發現,至 1980 年,此病害則已傳至夏威夷火鶴花的主要栽培區 —- Hawaii 島 (即大島) ,不幸地,在 1987 年時葉枯病即在此島的火鶴花商業栽培品種上大發生,因而引起栽培業者恐慌;除夏威夷外,1982 年後在許多生產火鶴花及觀葉植物的地區,均相繼發現此病害,筆者可查到的文獻記載的地區包括彿州、加州、波多黎各、Guadeloupe and Martinique、委內瑞拉、牙買加、菲律賓、大溪地島及臺灣等地;而本省自從 1991 年在南投縣種植的橘色系火鶴花上發現壞疽型葉枯病,於 1992 年在南部種植的粉色系火鶴花上發現黃化型葉枯病後,在 1994 年時葉枯病的足跡就已遍佈全省的火鶴花產區,此病害之所以被快速的傳播開來,筆者認為可能是花農之間所種植的火鶴花苗流通性極為普遍,且花農眼中只看到新品種新花色,忽略了火鶴花苗是否清潔所導致。

夏威夷火鶴花葉枯病問題 :
由上述的資料顯示,我們幾乎可以說 “火鶴花葉枯病已成為世界性的病害" ,而在這些發生火鶴花葉枯病的地方中,以夏威夷火鶴花發生葉枯病最嚴重,而他們的環境條件與情形和我們最相似,而且有關葉枯病的發生、流行及防治等可供參考的資料中最完整,頗值得我們借鏡與學習;目前夏威夷是全世界第二大火鶴花產區,但是翻開夏威夷火鶴花栽培史,我們知道他們種植的火鶴花也是曾經 " 滿目瘡痍 “,他們種植的火鶴花主要集中於夏威夷島 (即大島) ,自從 1987 年葉枯病大發生後,切花生產面積從近 200 公頃,到現在的生產面積只剩約 100 公頃,而栽培農戶從鼎盛時期的 175 戶花農,到現在只剩約 20 戶花農,而在 1987 年葉枯病大發生後,若不是夏威夷有關單位很快地集合了夏威夷大學研究人員、推廣人員、火鶴花花協及花農等人員,為此葉枯病前後開了七次大型會議,在共同群策群力及互相配合的情形下努力防治葉枯病,總算勉強穩住整個夏威夷的火鶴花產業,由這些數字所顯示的意義及筆者與夏威夷有關人員討論以及實地參觀他們的火鶴花園圃後,有數點感觸,第一:葉枯病確是火鶴花生產時極具摧毀力的病害,第二:若非有關人員具有共同解決問題的覺醒與向心力,那麼夏威夷的火鶴花生產不可能仍居世界第二,第三:花農對葉枯病的認知與配合防治的意願及態度,明顯地影響到花農種植火鶴花的成效,若花農無法配合整個防治模式並徹底執行,則火鶴花生產自然會因葉枯病而減少,甚至影響到是否能繼續生產火鶴花,而不面臨關園的命運,反之,若能配合及用心執行,則火鶴花的生產面積,明顯地不但沒有減少反而增加。

  從夏威夷的經驗中,本省種植火鶴花的花農當可確切知道葉枯病是個相當棘手的問題,所以,現在農民最急切想知道的是 " 如何防治葉枯病 ? “,但是在防治之前,最重要的是必需先認清防治對象的"容貌" ,因此花農最先要做的功課是學會判斷葉枯病的病徵,一般而言,植物細菌性病害除少數具典型病徵的病害可由病徵鑑定外,大部份的細菌性病害不易單靠病徵確認病害種類,而且火鶴花栽培容易遇到一些 " 看起來 " 極為類似的 " 病徵 “,如線蟲、營養問題或老化所造成的黃化現象,及炭疽病、疫病、機械傷害或日燒等造成的壞疽現象,均與葉枯病的病徵有部份相似之處,實在不易辨認,但是,有經驗的人仍可由葉枯病病徵的特性推測一二;所以在此先介紹葉柏病徵及其簡易初步判斷的特性,以供參考,若遇到不易分辨的最好送請農業研究人員鑑定,因為縱使是受過正規訓練的研究人員,對於葉枯病造成的某些病徵也無法單靠肉眼診斷,必需利用選擇性培養基及血清試驗來確認。

病徵:
早期本省栽培的火鶴花品種以橘色系為主,當時在火鶴花上只發現淡黃褐色或褐色的壞疽塊斑,周圍具有明顯的黃色暈環,通常為不規則形病斑,在黃暈外的葉片上有時會有局部黃化現象,最後整個黃褐色病斑轉為暗褐色,並漸漸乾枯。之後,本省栽培的火鶴花品種漸轉為以粉色系及紅色系為主,這些品種的病徵與上述病徵略有差異,其病徵無明顯壞疽斑,初期為水浸狀,而此種水浸狀病徵從葉表不易看到,需從葉背觀察,且整個葉片均可能被感染,但葉緣或葉尖處最易被感染,不論由葉緣、葉尖或葉片的其他地方感染,由葉表可見黃化現象,黃斑會往內擴大,有時黃斑中央會呈褐色,且在黃褐化斑的週圍仍可見水浸狀斑,此為葉枯病極典型的病徵,整個病徵經由輸導組織往內蔓延,最後整片葉片黃化或除了葉脈尚為綠色外,其餘部份皆黃化。有時轉為褐化,病勢會擴展至葉柄,並蔓延至植株基部,再傳染至同株鄰近的葉柄或花柄,這時候葉片及葉柄均極易掉落,植株會很快地由黃化轉成深褐色而死亡,常讓花農措手不及。

  若植株柄部已被感染,則撿起掉落葉柄或切取葉柄或植株基部任何部位稍加擠壓,即可見明顯黃色菌泥湧出,或浸清水中即可見白色霧狀流出,此為葉枯病診斷重點;另外,苞片若被感染,初期為水浸狀,之後病勢擴展呈褐色壞疽狀,頗似炭疽病或疫病的病徵,不易辨別,但葉枯病的病徵在褐斑外仍可見水浸狀;有時後整棵植株在葉片或苞片上未見任何病徵,卻突然整棵植株衰弱或倒伏,讓花農弄不清問題,其實葉枯病可感染整棵植株,當然也會感染植株基部及根部,一旦基部或地下部被感染,就容易出現類似的"病徵,但為了避免與其他因子造成的問題相混而誤斷,此類病徵最好送請鑑定。

品種之抗感性:
不同品種對葉枯病菌之抗感性有所差異,一般認為 Hawaiian Butterfly及Ozaki 是較感病的品種,而 Kaumana、Nitta Orange 及 Gervais’ Orange Obake 是較具抗性之品種,夏威夷測試所種植的品種,且連續觀察 11 個月,結果顯示由較抗病至較罹病之品種依序為 Mauna Kea ,Gervais’ Orange Obake ,Kaumana,Nitta Orange,Shell Pink ,Kozohara,Shipman,Deweiss,Ozaki 及 Splash 等。而筆者調查本省所栽培各種火鶴品種之感性情形,發現除小耳朵較具抗性,及橘色系之壞疽形病徵擴展較慢外,其餘的品系如粉色系,紅色系、白色系、綠色系及雙色系等都是感病的,當然在這些品系中仍有許多品種,而這些品種對葉柏之感性程度確實有差異,又最近的紫色系、象牙色系或甚至新的淡黃色系等品種是否對葉枯病具抗病性,筆者正試驗中。

  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要防治病害除了要確認病徵外,仍要認清所要防治對象之特性,如此可讓我們了解整個防治措施擬定的原因,更何況病害發生有其三角關係,即必需感病寄主、病原菌及有利感染的環境等三因子共同存在下病害才會發生,而由品種抗性測定資料中,已知目前具市場價值的栽培品種對葉枯病均不具免疫性,因此在防治上惟有參考病原菌特性及不利發病的環境等資料,並在病害未發生之前事先防範或於初發生時即時除病,才能在不造成無意義的農藥污染及合乎經濟的前題下,收到防治的效果。

病原菌:
本省葉枯病病原菌經生理生化性質測定及接種試驗後,確定為 Xanthomonas campestris pv. dieffenbachiae ,屬革蘭氏陰性,單桿狀,大小約0.3 – 0.4 x 1.0 – 1.5 um,具單極生鞭毛(因其具有鞭毛,所以只要葉表有水層,則可幫助病原菌游到適當的開口或傷口,進而侵入感染),好氣性,在培養基上為黏濕,圓形,突起,具黃色亮光菌落之細菌,本病原菌在酸鹼值 pH 4.1 – 8.5 下均可生長,最適生長之酸鹼值為 6.4 – 6.8 ,若酸鹼值在或低於 4.1 則無法生長。

寄主範圍:
幾乎可為害所有的天南星科植物 (Family Araceae),目前已知葉枯病菌可感染的植物包括粗肋草屬 (Aglaonema spp.),花燭屬 (Anthurium spp.),黛粉葉屬 (Dieffenbachia spp.),柃樹藤屬 (Epipremnum spp.),蔓綠絨屬\fs24 (Philodendron spp.),合果芋屬 (Syngonium spp.) 及黃肉芋屬 (Xanthosoma spp.)等。

發生環境:
溫暖潮濕是火鶴花生長的極佳環境,但同時也是本病害發生的重要條件,本病原菌在 12℃ 以上,40℃ 以下均能生長,最適生長溫度為 30℃,在 24℃ 以下生長速度明顯變慢,若栽培園內溫度較高(30℃以上) 則病勢進展迅速,若溫度較低 ( 24℃以下),則接種 20 – 30 天後只在葉緣出現輕微黃化病徵,所以本省除了冬天葉枯病較少發生外,其餘的時候病害均容易發生,且病勢進展迅速。

病原菌之殘存:
葉枯病菌無法在栽培介質中存活太久,僅可存活 2 – 3 周,在病株殘體內可存活 3 – 6 周,但可一直存活於生長中的植物組織內,有時病原菌於植物組織內潛伏感染長達 10 個月,而植株仍不顯現病徵,像這種植株外表看起來健康的最危險,因為這種植株存於園內,是危險的傳染源。

傳播途徑:
本病原菌可經由氣孔、葉緣水孔及傷口等侵入感染,病害傳播除了經由病株與病株之接觸或植表菌水滴落至植株表面而傳播外,工作人員受污染之雙手或衣服及所使用之器具(尤其是切花用之枝剪是極重要的傳播工具)、雨水飛濺、噴灑給水、污染的灌溉水、帶菌的介質或病土經由人員的鞋子攜帶或車輪的散佈等方式均有可能將病害傳開,在諸多可能傳播的機會中,均需借助水,"水" 可說是病原菌侵入感染的橋樑,在葉枯病傳播上扮演極重要的角色。

  筆者調查本省火鶴花葉枯病發生情形,發現此病害於 1994 後發生普遍,且有越來越嚴重的趨勢,而夏威夷的火鶴花自從 1987 年受葉枯病襲擊後,整個火鶴花產業差點被摧毀,幸好有關單位積極投入,共同研究防治葉枯病的方法,而挽救了火鶴花產業,此例子可說是病害防治上一個集合產、官、學及業者組合團隊相當成功的例子,頗值得觀摩學習,因此筆者在農委會補助下至夏威夷觀摩火鶴花葉枯病之病害管理及防治模式,參觀的火鶴花園圃包括綠點苗圃 (Green Point Nurseries),Puna Flower and Foliage Incompany 及夏威夷大學推廣中心的園圃等,並與相關的研究人員討論夏威夷火鶴花產業對葉枯病防治策略之實施及防治之實際推廣情形,綜合夏威夷防治葉枯病的經驗及對本省火鶴花葉枯病之心得,擬定了六點防治葉枯病之策略,一言以蔽之,最重要的原則是清潔的種源及田間衛生,若能控制種源的清潔度則防治問題已成功一半,再配合徹底除病,將可使葉枯病危害降至經濟水平之下,否則縱使天天噴藥也無濟於事,另外,特別提醒花農防治葉枯病要隨時有心穫取新知,絕不可在沒有經過深思及尚未消化下,就貌然實施。

防止病菌進入園內:
必需使用清潔無病菌之植物繁殖材料,可採用組織培養苗,但筆者與夏威夷從事病害及組織培養人員談論後,知道他們的組培苗曾出現污染的問題,在他們的報告中已證明葉枯病菌可存活於組織培養出來的植株中數個月,尤其是經由癒傷組織 ( callus ) 培養來的組織培養苗,不但容易變異,而且並非百分之百不帶葉枯病菌,夏威夷大學也發展出一套檢測系統 ( indexing system) ,現今他們已建議花農最好採用經檢測的不帶葉枯病菌的組培苗,即 indexing plant 作為種苗,所以筆者建議我們從事種苗的人員也能建立類似的檢測系統,如此不但可建立自己的信譽,也能維護本省火鶴花產業,因此種植火鶴花最好採用經葉枯病篩選檢定來的組織培養苗當繁殖材料。
筆者參觀 Puna flower and foliage 公司時,負責田間的總經理強調為了避免葉枯病擴大,建議若所種植的火鶴花花圃達數公頃以上,應將全部的火鶴花圃分成數個單位 (module),各區設立一個田間經理負責管理,及兩名工人,其他區人員不能隨意進入,徹底隔離以避免人員及工具傳播,應用此種管理方法來避免因整個大面積的火鶴園內因一處感染,而造成整園感染機率增加;另外,從一園進入另一園內的所有人員其鞋底或可噴消毒劑,或換上乾淨的鞋子,以避免病菌被帶入此園內;帶入園內之農具及配備需清潔;避免在園內或外種植或帶入此病菌之寄主植物。

防止病菌在園內傳播:
首先每個田間工人,需能辨認葉枯病的病徵,一旦病害在園內發生,定要儘早實施田間衛生,否則容易延誤防治的時機,因此一定要定期巡園,趁早去除被感染的葉片,或整棵拔除感病株,至於是否整棵拔除決定於病徵發生的位置,通常若病徵出現在白色框內,則去除此葉片即可,若病徵出現在黑色框內,需整棵拔除,因為筆者偵測此類病徵,發現葉柄雖尚未黃化,但病菌確已感染至葉柄處,所以需整棵拔除,以策安全,且需將拔除的病葉或病株立即置箱或袋內,並丟棄至垃圾場或燒燬,若將殘株閒置園內,則這些病株都是很好的接種源,於噴水時病害將會再度被傳播。
需從健康的花區開始工作,以避免將病菌從病區攜帶至健康區內,另外切花用之枝剪是重要的傳播工具,因此切花時務必剪完健區再剪病區,最好選擇輕巧耐腐蝕的材質當容器,配於腰間,且於容器內放置 2 – 3 隻刀或枝剪,並使其完全浸在消毒液中,消毒後輪流使用,消毒劑的選擇需考慮安全、對植株有無藥害及切花方便等因素,儘量選擇能於短時間內發揮效果的藥劑,且需注意消毒劑的有效性,否則無法發揮消毒的效果,一般的消毒劑如 75 % 的酒精需浸約 2 – 3 分鐘,雖需時較長,但較安全,而稀釋 5X 的 Clorox (指一般市售含 sodium hypochlorite 5.25%者,即最後使用時,sodium hypochlorite 的濃度約為 1 %),需要消毒時間較短 (約 5 – 10 秒),但氣味嗆鼻又會刺激皮膚,使用較不理想,因此需尋求適當的消毒劑;又一般消毒劑通常具有腐蝕性,所以工具於每日用畢後定要維護,否則工具會很快銹掉。

補植時栽培床之準備及注意事項:
通常花農於忍痛拔除病株後,關切的是 “如何處理栽培床及可否補植?",因為此病原菌在栽培介質中只存活數週,所以筆者建議若拔除數量不多,不必急於補植,於休耕二個月後再補植,且不要用抗生素或銅劑處理栽培床,可用肥料、堆肥或其他物質來增加土壤內微生物相的複雜性,若拔除數量頗多,或可選擇更換新介質之後再補植,筆者不建議以土壤薰蒸劑薰蒸,因為從本省及夏威夷的例子,顯示於薰蒸後若處理不當,病害仍然很快會再發生,若不得以需要用薰蒸的方法,則在薰蒸後一定要先增加土壤微生物相的複雜性,方可再種植,因為薰蒸不但殺死葉枯病菌,也殺死土壤中其他的微生物,則整個土壤成真空狀,沒有微生物之間的拮抗作用,一旦再進入的苗、材質或工具帶葉枯病菌,則病害會再度發生,則病害發展會更快;不論選擇休耕、換介質或薰蒸,在處理之前需先去除所有的火鶴花殘體,並確定補植之栽培苗是清潔的,且於補植後密切監控,勿使病原菌再藉工人、植物殘體或灌溉水進入此區,因此嚴格實施田間衛生,以降低病害再度發生之機率。
若用盆栽就可免除補殖問題,只要一發現病害就將罹病盆搬離即可,如此病菌不會經由根部傳播到鄰近植株,減少一個病害傳播的途逕,且線蟲問題較容易控制,但用盆栽栽培成本較高,且其產量及品質會降低,尤其是不適合盆栽的品種,另外,因為此病害除了經由根接觸傳播外,也可經由植株其他任何部位接觸而傳播,因此筆者建議採用盆栽栽培時最好配合採用滴灌給水,以免噴灌時又將病害傳播開來。

自我繁殖栽培苗之要求:
本省栽培火鶴花的花農較少自己繁殖花苗,但部份自己繁殖花苗的花農及種苗商,需注意繁殖區需與生產區一定要隔開,以避免病害傳播,繁殖區內栽培管理需嚴瑾,田間衛生需徹底實施,區內的植株儘可能置工作檯上以容器繁殖,並置設施下以滴灌或細霧噴霧方式給水,選用確保清潔之繁殖材料,使用消毒農具,儘可能避免污染,不要在此區切花以避免因傷口而增加感染,並且繁殖區需嚴格限制人員出入。

施用藥劑注意事項:
農民需有的一個基本觀念是,細菌性病害不可能單靠藥劑達到防治的效果,除非在清園之後,配合性地施藥,否則施用藥劑也只是徒勞無功,因此若各位花農選擇施用藥劑防治時,最重要的是要選對時機,且於施藥前需先清除病株,另外,筆者進行葉枯病藥劑篩選試驗時,發現本省部份葉柏菌株對鏈黴素具有抗性,對銅劑具有忍受性,因此在施藥之前需先確定園內的葉枯病菌是否已產生抗藥性,再選擇適當藥劑噴施,否則施用藥劑不但浪費,而且葉枯病菌可隨著噴藥的水而傳播,在此要提醒花農切勿連續或長期使用同一類的藥劑,否則縱使是很好的有效藥劑也會產生抗藥性;另外,使用藥劑防治時要留意藥害問題,尤其是未用過的藥,更要先小區試用,切勿馬上大量使用,必需留意不同品種對藥劑的忍受性。
施用那類藥劑來防治病害,常是農民最關切的問題,但是若沒注意上述事項,縱使天天施藥,也只是錯失防治時機及造成環境污染而已,筆者進行室內藥劑試驗篩選發現銅鋅錳乃浦(72.5% W.P.)、鋅錳滅達樂(58% W.P.)、四環黴素(30.3% S.P.)及鏈四環黴素(10% S.P.)等藥劑對葉枯病菌之生長具有抑制作用,但這些藥劑資料在田間實際防治效果受許多因子影響,在此提出僅供花農參考;另外花農需了解,一般銅劑類藥劑為保護性藥劑,即藥劑未覆蓋之處就不具保護效果,而大部份的抗生素類藥劑雖為系統移行劑,可在植株內移行達治療的效果,但這類藥劑也較容易產生抗藥性,使用需留意。

其他注意事項:
最好採用滴灌方式給水或細霧狀噴霧方式給水,病菌才不會經由噴灑給水時而傳播,即在適合火鶴生長的條件下,儘量保持植株表面乾燥,以減少病菌侵入感染的機會,初種者最好避免在同一園內種植太多感病品種,以防園內病害一下子發生嚴重時,不易控制,另外,需留意線蟲或其他昆蟲等造成植株傷害,以避免因傷口而增加病原菌感染的機會。
雖然火鶴花生產的單位面積產值很高,但在選擇種植火鶴花之前,首先要了解國內外市場環境,評估經銷的可能性,再決定種植,最後必需學習如何栽培及病蟲害管理,切勿一頭栽入胡亂生產後,才關切銷路問題,火鶴花農要自己判斷現在及未來市場需求的色系品種,於估算合理的成本之後,再尋求適合自己的栽培方式,並積極獵取新知與資訊來改良栽培管理方式,以避免因葉枯病防治不當,而造成經濟損失,在此建議花農應找志同道合的人,定期聚會交換意見;目前荷蘭、夏威夷及模尼西斯為世界火鶴花三大產區,除荷蘭外,夏威夷環境條件與臺灣類似,且經過葉枯病的洗禮,但是他們的火鶴花生產仍能居世界第二,而模尼西斯甚至比臺灣更小,但他們的火鶴花卻能發展成為世界第三大產區,反觀臺灣有不錯的天然環境,花農栽培技術又精湛,種植的火鶴花品質相當優良,但卻無法擠身世界重要產區之一,除了內、外銷問題極需規畫解決外,以植物病理的觀點而言,吾人可從夏威夷的例子獲得許多值得的經驗及深思的地方。

資料來源:
http://web.tari.gov.tw/techcd/花卉/切花/火鶴/火鶴簡介.htm